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唐初诗人王绩与乡宁(一)
2016-5-6 22:33| 发布者: 晟尧科技| 查看: 6239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卫建忠|来自: 乡宁博览
我惠生活 首页 乡宁资讯 乡宁文化 查看内容
摘要 : 唐初诗人王绩与乡宁 在唐朝群星般灿烂的诗人里,初唐的王绩是一个熠熠生辉的人物。他的诗多咏田园山水,而且风格清新,朴素淡雅,有别于六朝浮艳之风,是唐代山水田园诗派的先驱。 一千多年来,王绩的《野望》 ...
    唐初诗人王绩与乡宁

t0168c731232999a127_看图王.jpg

    在唐朝群星般灿烂的诗人里,初唐的王绩是一个熠熠生辉的人物。他的诗多咏田园山水,而且风格清新,朴素淡雅,有别于六朝浮艳之风,是唐代山水田园诗派的先驱。
    一千多年来,王绩的《野望》、《黄颊山》等一直被认为是有别于奢华宫体诗的标杆性作品,但是,人们在欣赏、品评时,似乎并没有深究这两首诗是在哪里写成,又写的是哪里。,其实,王绩的这两首诗出自乡宁县,是他在隐居时所作,描写的正是被河东称为“北山”的乡宁县的黄颊山。这在许许多多的原始性文献中已经有说明,尽管是零零散散的,但稍加梳理便可一清二楚,而且,王绩在乡宁所作的诗、赋不仅仅只有这两首。
    王绩,字无功,号东皋子,绛州龙门人(现河津市),出身官宦世家,是隋末大儒王通之弟。隋末,应孝悌廉举及第,授任秘书省正字,不久改授六合县丞。初唐时,以原官待诏门下省,后弃官与其兄王通一样归隐黄颊山。有说王绩三仕三隐,但所隐之地都在有着东皋、马谷、白牛溪等地名的黄颊山,这在王绩自号“东皋子”所作的《黄颊山》诗和同样作自乡宁的《游北山赋》及自撰的《墓志铭》都说的非常清楚:“尝耕东皋,号东皋子”,“西穷马谷,北达牛溪”,“白牛溪里,峰峦四峙”。黄颊山位于乡宁县南,现乡宁与稷山交界的西交口乡黄华村委、南营村委境内。民国版《乡宁县志》卷五《山川》载:“黄颊山,百里,与紫金山一脉,下即旁通峪。”卷五《古迹》载:“黄颊山,即旁通峪,峪有永兴禅寺……有东皋子《黄颊山诗刻》”。1992年版《乡宁县志》载:县南“黄颊山,海拔1412米。”
    乡宁黄颊山不仅有“东皋”、“马谷”、“白牛溪”、“佛峪”这些地名,而且还有“旁通峪”、“永兴禅寺”及王绩文中提到的“南渚”、“东”、“碧潭”等,这在史书中都有记载。清乾隆《乡宁县志》卷二《山川》载:“……人峪二百,有新旧石城,东岩仰出,新城倚岩……循峪出即白牛溪也,溪上名和尚
迪,有永兴禅寺。”;《金石记三碑碣》文中子《讲堂碑》:“旧(通志)‘黄颊山东岩石壁高四丈,中开罅,相距尺许,泉涌汇为池。循峪出,即白牛溪也。溪上有永兴禅寺’。”民国版《乡宁县志》卷五《山川》载:“佛峪,又作神峪,九十里,两壁耸削,通稷山”;“旁通峪,古碑作庞通峪,俗名庞统峪,九十里,在黄颊山半峪口,东西山对峙……内有石潭似仰瓮,泉涌洭为池,名莲花池(碧潭)”;又《古迹》云:“……又架木桥,桥西为王绩洞,峪外壤广衍,即东皋也。东皋下为南渚,去峪五里有奇,东皋子栖此赋之:独居南渚,时游北山。西穷马峪,北达牛溪。马峪,即遮马谷,牛溪即白牛溪”。清光绪《山西通志》乡宁县条和民国版《乡宁县志》卷八《金石记》载:“黄颊山诗碣,唐·王绩撰。旧在县南九十里永兴寺。”这说明,王绩隐居的地方就在乡宁的黄颊山。
    在历史上乡宁县早已经将王绩视为邑人,历史文献中不仅详细记录和介绍了黄颊山王绩隐居地,并将他的生平和他的《野望》、《黄颊山》等诗也
收录到了史书中,而且,还有为他写的诗。如《东皋王无功绩》:”龙门壤地接,东望即东皋。羡尔无心子,天刑借酒逃。衔杯弃糟粕,落笔继风骚。名世汇
登日,疏狂独汝曹。“
    说王绩在乡宁黄颊山的作品不仅仅只有《野望》、《黄颊山》两首诗,《负苓者传》就是在黄颊山所作:”文中子讲道于白牛之溪,弟子捧书北面,环堂成列。讲罢,程生、薛生退省于松下,语及《周易》,薛收叹日:“‘不及伏羲氏乎?何辞之多也。’俄而有负苓者,皤皤然委担而息。日:‘吾子何叹也?”’接下来是二人的一番对话。当对完话负苓者“负其苓而行”,薛收追而问之居与姓名,不答。文中子闻之,日:‘隐者也’。其他如《秋夜喜遇王处
十》内有的“东皋”之句;《山中别李处士》内有的“东溪道”之句;《晚年叙志示翟处士》内有的“归来南亩上,更坐北溪头”之句;《薛记室收过庄见寻率题古意以赠》内有的“赖有北山僧”之句;《游仙四首》内有的“斜溪横挂渚,小径入桃园”之句;《夜还东溪》内有的“青溪归路直,乘月夜歌还”等诗句,和在黄颊山写就的《游北山赋》中所提到的地名都是黄颊山上的地名。《石竹咏》、《山中叙志》、等诗也应是在黄颊山写成,《赠李征君大寿》、《赠学仙者》诗至少是以黄颊山为背景的作品。
    王绩的诗朴实、自然、真实、贴近生活,读之令人如身临其境,生出无限遐想,有一种美的享受。可以想象,王绩如果没有在黄颊山长期的生活经历,没有对黄颊山深入细致的了解,没有对黄颊山深厚的的情感,是不可能把黄颊山如此自然地嵌入诸多诗赋中,而且描写的美轮美奂,淳朴真实,令人陶醉。如流传很广的《野望》诗:“东皋薄暮望,徙倚欲何依。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晖。牧人驱犊返,猎马带禽归。相顾无相识,长歌怀采薇。”从诗面上看,这是作者借景抒发思想感情和复杂心绪的一首诗,但所描写的秋景令人陶醉:秋天来临,黄叶飘落,夕阳之下,万山皆静,在空旷、萧瑟的秋日田野上、静谧.恬淡的落日余辉中,“牧人驱犊,猎马带禽”与树色山光相映成趣,使远景近物互为陪衬,构成了一幅山野秋景图,而牧人与猎马的特写,又带着牧歌式的田园气氛,使整个画面活了起来。诗人的情感因秋色而得到了烘托,迷人的秋色凶诗人的情感增强了感染力。诗人将写景与抒情恰到好处地融为一体,在情与景的交互作用中构成了完整的意境,我们也可以从中领略到一千多  年前黄颊山一带的美景;又如《黄颊山》诗:“别有  青溪道,斜亘碧岩隈。崩榛横古蔓,荒石拥寒苔。野  心长寂寞,山径本幽回。步步攀藤上,朝朝负药来。  几看松叶秀,频值菊花开。无人堪作伴,岁晚独悠  哉。”描写的也正是当时的黄颊山。
    乡宁的黄颊山给了他恬淡、平静的心境,他的  很多描写山水、田园、风光的诗就是在这一期间写  成的,他也因此被后世公认为是五言律诗的奠基  人。正是乡宁的大山使他在中国诗歌史上占有了  非常重要的地位。
    王绩一生性情旷达,孤傲疏狂,无意官场,藐视权贵,淡泊名利。自唐贞观年初(627)弃官回乡,至贞观十八年(644)逝世前,他一直都是过着隐居山野、放情山水、远离红尘、与世无争、无拘无束、任性而为的生活。他不但把自己比作刘伶、陶渊明,还把自己比作阮籍、嵇康,甚至有些狂傲,竟笑先贤甘于桎梏。他在《赠程处士》诗中说:“百年长扰扰,万事悉悠悠。日光随意落,河水任情流。礼乐囚姬旦,诗书缚孑L丘。不如高枕枕,时取醉消愁。”姬旦和孔丘都是圣人,但他却认为一个被礼乐囚之,一个被诗书缚之。王绩逍遥洒脱,嗜酒如命,人送雅号“斗酒学士”。他隐居后,“有人以酒邀者,无不乐往”,并时常和另一隐士哑人仲长子光在一起饮酒、养鸟。《王绩传》说:“仲长子光者,亦隐者也.无妻子,结庐北渚,凡三十年,非其力不食。绩爱其真,徙与相近。子光喑,未尝交语,与对酌酒欢甚。”王绩与仲长子光相交甚厚,作有《仲长先生传》,在其去世后,还作有《祭处士仲长子光文》。

摘自《乡宁博览》作者:卫建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发表新帖 客服
微信
手机
回到顶部

0%